十大正规网赌棋牌

十大正规网赌棋牌:你为什么总是不开心?

关键词:十大正规网赌棋牌

日期:2022-09-09 12:42:36作者:超级管理员
我要分享

  十大正规网赌棋牌:你为什么总是不开心?译起读书 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的共读品牌,旨在从全新的视角出发,为您深度评析名家名作。我们愿成为您阅读时光的陪伴者,共同翻阅每一本奇迹之书。

  2019 年 1 月,维勒贝克的新书在法国上市了,像以往一样,他的作品中仍然没有忘记对法国社会的调侃。一般来说,新书第一版印刷多为 5000 册,而弗拉马利翁出版社直接决定,《血清素》首印 32 万册,这也证实了维勒贝克畅销作家的地位,甚至连书中被评价为 法国最丑陋的城市 尼奥尔市的书店也在热销这本书。

  在他完稿不久后,法国多地爆发了 黄背心运动 ,参与者开始封锁法国各地的路口和收费亭,且愈演愈烈。和新书中诺曼底的农民们一样,示威者用武装冲突对抗警方,这一次,维勒贝克又走到了时代前端,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场骚乱重创了法国经济。

  新书首发仪式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向他授予的 法国荣誉军团勋章 ,以表彰他对法国文学的贡献,虽然他做出的贡献考验着人们的道德准则与同理心。或许与四年前言中 查理周刊恐袭案 有关,维勒贝克第一次在新书发布时保持沉默,拒绝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有趣的是,这件事还是登上了法国媒体的头条。

  米歇尔 · 维勒贝克(Michel Houellebecq),本名米歇尔 · 托马,按作家本人的说法,他在 1958 年 2 月 26 日出生于法属留尼旺岛,六岁时,他远离父母,到法国本土与祖母生活,在父爱、母爱缺失的环境中长大,导致了他孤独与阴郁的性格。

  青年时期的维勒贝克曾获得农学工程师文凭,后又学习电影艺术,出入诗歌俱乐部,与此同时,抑郁症也开始困扰着他。有评论称维勒贝克是继加缪之后又一位将法国文学重新放到世界版图上的作家,还有人评价这本书是 21 世纪的《局外人》。他预言般精准的直觉,一次次击中法国社会的痛点和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在当今法国文坛,恐怕没人会比米歇尔 · 维勒贝克引起的议论更多了。

  1991 年,维勒贝克开始发表一些评论作品,1994 年,《抗争的延伸》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部小说,当时被法国批评界誉为 1990 年代最杰出的作品之一,人们称赞这部作品有一种 难忘的荒凉 。

  1998 年,维勒贝克发表了惊世骇俗的《基本粒子》,反映社会上的色情现象和网络问题,书中有大量激烈的性描写,评论界褒贬不一,有人称这部作品是 虚无主义的经典 ,也有人认为这本小说一文不值,此后多年法国评论界对维勒贝克小说的争论没有停止过。当时正值 20 世纪与 21 世纪交界,人们对未来充满憧憬,维勒贝克却意与时代唱反调。

  2001 年,维勒贝克的第三部小说《平台》(Plateforme)出版,这是一本关于旅行、性交易与的小说,现实不幸被他言中,一年后巴厘岛发生了爆炸案;2005 年,小说《一个岛的可能性》构想了一个建立在生物技术之上的乌托邦,只是这样的乌托邦并不美丽,这部作品再次错失了当年的龚古尔文学奖。

  终于在 2010 年,维勒贝克凭借《地图与疆域》斩获了该奖项,已近三十年没获龚古尔奖的弗拉马利翁出版社举行了大规模的庆祝酒会,在酒会中,维勒贝克发言说, 我想,如果我不拿这个奖,在法国恐怕会有一种紧张,这谁都不希望看到。 这本书反映的是艺术界与文艺界的事,也涉及到安乐死的话题,这些在当时还是其他作家还没过多谈论过的领域。

  事实上,维勒贝克不仅是个具有批判意识的作家,同时也是个极具商业头脑的作家,他几乎每部作品都会引入独特、流行且具有争议性的社会话题,在获奖时他也毫不避讳地说道, 有些人只跟着龚古尔奖项看当代文学,法国人对文学也不是太在乎,所以它的用处还是很大。

  维勒贝克的相貌总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世界报》曾发文指出他其实对自己的形象颇有想法,连中指与无名指间夹烟的动作都不是随意为之,他是个名副其实的 影像设计者 ,这更像是一以贯之的风格。维勒贝克与其他法国作家不同之处在于他对社会持悲观的态度,又或许这种对人类社会悲观的态度让他的预言次次应验。

  许多人还没有忘记, 2015 年《臣服》(Soumission)出版当天,维勒贝克的讽刺卡通形象登上了《查理周刊》的封面,标题是 巫师维勒贝克的预言 ,之后有冲进改出版物的办公室并枪杀了十二人,维勒贝克立即停止了所有的新书宣传活动,恐袭案也直接导致这本书狂销 80 万册,还被翻拍成了电视剧。

  作为 最了解我们这个时代、对我们这个时代辱骂得最凶狠、也最能代表我们这个时代的小说家 ,他一直以小说的方式探寻社会问题的答案。韦勒贝克用词简单,小说的文学性也不是很强,更有一种电影脚本的感觉,他的书写灵巧而幽默,却能够让读者连连叹气、大笑,然后一直读下去。

  从《斗争领域的延伸》开始,一直到新书《血清素》,虽然小说的外壳不同,但其核心都逃出中产阶级白人男性的形象,他们孤独且沮丧的面对冰冷的社会,而作者则不厌其烦地指出世界的荒谬。

  他几本小说的轨迹,更像是对现代社会的哀悼,是一场文明衰弱的见证,他代表一种 反资本主义 的批判文学,同时又将对消费社会的批判加入文本中去,这样的书写方式更贴近都市中产阶级的生活轨迹,也容易引起大多数读者的共鸣。

  维勒贝克在践行一种百科全书式的写作:性爱、市场、科技、艺术、哲学、宗教等社会问题,都混合在他的作品中。几乎每本小说中都有对物理生物知识的论述,也有对爱情、幸福和消费主义等社会风气的调侃。他笔下的主人公行动意志薄弱,却又对社会和人生抱有极大的期待,最终被迫滑向犬儒主义的生存方式。

  较早期的作品而言,在龚古尔奖之后,维勒贝克的书写风格开始转变,更加哀伤的目光来观察世界,叙事方法也趋于传统,但这并不代表他忘记了对欧洲社会的批判和对现代人身份认同的担忧。

  在 2017 年构思这部小说之时,维勒贝克曾说,这是一本关于爱的小说,女人与性通常是他小说中的主角。

  《血清素》的结构并不复杂,这一次故事发生在现实中的法国,主人公弗洛朗-克洛德 · 拉布鲁斯特与年轻时代的作家一样,是法国农业部的雇员,曾在孟山都工作,策划了诺曼底奶酪出口的项目,对传统农业有着深深的眷恋。他在现代化大都市里,中产阶级日复一日乏味安逸的生活消磨掉人类的心智,受困于虚无的氛围之中,找不到生活的意义。

  关于令旁人羡慕的日本同居女友柚子,我们的主人公却说, 我在农业部的差事几乎跟我的这个日本同居女友一样令我作呕…… ,某天他偷翻女友电脑才得知,自己早已被柚子背叛,为解脱社会强加给他的束缚,将工作和女友从生活中彻底剔除,他策划了一场 失踪 , 逃亡 到距离居所比较远的罗莎莉嬷嬷大街的美居酒店。另一方面,孤独唤醒了潜藏于身体中的抑郁症,剥夺了他享受幸福与快乐的欲望,为了让自己在重新找得到快乐,他寻找医生治疗抑郁症。

  医生给他开了卡普托利克斯(Captorix),这是一种治疗抑郁的新式药物,理论上来讲,血清素,又名 5- 羟色胺,它也是一种抑制性神经递质,也是一种提供幸福感的神经递质。医生期望用血清素提升,来控制抑郁的下降。但有最新研究表明,血清素与抑郁症的治疗并无直接关系,不只是维勒贝克有意为之,还是宿命,弗洛朗无成了医疗发展失败的试验品。

  与此同时,他开始了一场关于旧爱的 追忆逝水年华 之旅,他先后拜访大学时的女友凯特与演员克莱尔,结果在她们身上辨认出人生失意与岁月流逝的痕迹;他在拜访老同学梅里克 · 德 · 阿库尔 - 奥隆德时,追忆起挚爱卡米耶。

  新年将至,他决定重新拜访这位在诺曼底开农场的老友,却没料到此次拜访已是物是人非,埃梅里克的妻子背叛他而去,整个诺曼底农场也弥漫着焦灼的气息,农场再也无法支撑下去,法国的乡村在经济全球化和欧盟自由贸易政策中衰败不堪,奶农们没有丝毫竞争力,他们只能选择用武力抗议。一小群人的微弱力量无法阻挡资本市场前进的脚步,主人公只能目睹埃梅里克为了捍卫农场主的尊严在警察面前自杀,却什么都做不了。

  再次离开诺曼底时,他无意间追寻到挚爱卡米耶的下落,发现挚爱已有了孩子,他默默跟踪,甚至计划谋杀掉卡米耶的孩子,最终又在人性面前停止了行动。此时他终于明白,往昔不可追,人生已经无法重来。幸福对他来说,已然是一种奢求。

  维勒贝克说明书式的描述方法,渗透出生物科技的冰冷之感,让人质疑科学技术的发展到底会使人类变得更好吗?这些飞速发展的、虚幻的新玩意,提供给我们延长寿命的手段、足够的自由、开放的生活和触手可及的未来,却让我们遗失了生活里真实具体的幸福。

  小说中的主人公弗洛朗并非法国作家笔下的上流社会的一员,也并非社会底层的边缘人群,弗洛朗与其他小说中出现的主人公一样,其身份的范围并没有逃脱中产阶级这一范畴,维勒贝克将他们的身份定位于法国社会中最普遍的中产阶级,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后现代社会中所隐含的诸多问题与症结,这也是维勒贝克的小说热销的原因之一。

  书中对法国农民的艰难处境、法国社会贫富差距加大,以及政治身分认同的观察,是维勒贝克对社会悲剧走向的精准把握,是作家对官僚体系的控诉,也是 黄背心运动 预言的来源。

  在接受《巴黎评论》的采访中时,维勒贝克说道, 爱情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在我的小说中扮演的角色就和上帝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意义是一样的……唯物主义的观点,说我们是孤独无依的,我们孤独地活着,然后我们孤独地死去。

  这一观点跟爱是不太合拍的。眼下我希望被爱的渴望足以驱使我行动起来。我希望有人爱我,尽管我有缺点。尽管如此,在内心深处,我还是希望被爱。当然,这能维持多久,完全无法保证。

  在维勒贝克这里,爱的先决条件是性, 激烈的性爱通道依然是一条实现爱的交融的必由之路,没有性,什么事都不可能发生,而有了性,其余的一切通常都会慢慢地随之而来。 医生开具的药片让他陷入无性的境地,在维持生存和享受爱情之间充斥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维勒贝克虽然脱离了对科幻乌托邦的描绘,却噩梦式地预言了现代人的生存困境。在消费主义的框架之下,人类在不久的将来会冲向一场灾难,一场由个人主义引起的不幸。

  家庭社会的解构,带来荷尔蒙和神经介质的衰减,医学科技的飞跃并不能完全解决内心的虚无;经济的相对自由却孤独的中年人,生活在缺乏人情味的社会里,维勒贝克式的主人公在享乐与自我迷失之间反复横跳,最终落入精神的虚无之中。

  维勒贝克并不是巴尔扎克式的作家,他只负责指出世界的荒谬,却无意呼唤一个美丽新世界,也不卷入政治与阶级斗争当中。

  或许医生将应召女郎当做处方开给弗洛朗,正是对后现代社会中人类试图追寻幸福的讽刺。

  在冰冷的消费社会面前,还有什么能够填满日渐空虚的生命?《时代杂志》说,《血清素》是对整个西方文明衰落的另一种极为悲观的沉思。

  是的,我们都希望这只是维勒贝克对21 世纪过于担忧的设想。大概没有人想体会这种极度孤独、虚无的生活。是过度拥抱自由导致我们的爱无能,还是我们被现代社会浸染成爱无能的模样?

  尽管这些文字浸泡了阴暗与颓丧,但总归还是有一些关于爱的追忆与幻想。当抑郁与孤独在身边蔓延,我们阅读它,或许算是用维勒贝克式苦涩的幽默消解这种虚无的尝试。除了一遍遍地重复全都糟糕透了之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我想,至少不要继续堕落下去,要有相信幸福的信念,要有对爱的、对美好灵魂的信仰。

  9 月 8 日(周四)晚 8 点,上海译文出版社邀请华东师范大学法语系副教授、傅雷翻译奖得主金桔芳以及《世界文学》前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余中先,和维勒贝克作品责任编辑黄雅琴一起,聊聊维勒贝克其人其书,聊聊 在 21 世纪,我们还需要存在主义吗 ?

  直播观看方式将在后续推送中公布,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 微博 @上海译文相关推送。

  二十一世纪版《局外人》,捕捉现代社会的孤独精神与虚无氛围, 在一切希望之外去寻找希望

  2019 年法国最畅销十大图书之一,上市 3 天卖出 9 万册,年销超 50 万册,布克国际奖入围作品